点击关闭

孟子传统-一出精彩的新编山头花鼓戏《乡村振兴政策好》正在上演

  • 时间:

【十一近8亿人出游】

“東山頭是個好地方,未來發展有希望。鄉村振興政策好,二十字方針定方向……”孟慶貴、孟繁濱父子二人,一人腰背花鼓、一人手持梆子,一唱一和,一齣精彩的新編山頭花鼓戲《鄉村振興政策好》正在上演。

“可算是唱到咱老百姓心裡去了,大伙也知道浪費不好,就是有點磨不開面子。紅白事大操大辦,死要面子活受罪,這個風氣必須得改了。”年底正要娶兒媳的西山頭村民孟昭雙,對《婚禮新風》這出戲舉雙手贊成,“哎——鋪張浪費害處大,誰再這樣誰犯傻。拿錢投資去創業,發家致富頂呱呱。”意猶未盡的孟昭雙,情不自禁地唱了起來……

“按照習近平總書記關於優秀傳統文化要實現‘創造性轉化、創新性發展’的重要論述,充分發揮山頭花鼓戲根植本地、群眾喜聞樂見的特點,在對這一珍貴藝術保護傳承的同時,進行科學創新,宣傳黨的政策、倡樹文明新風,無疑是開展新時代文明實踐活動的良好形式。”孔祥如說。

&nbsp9個節目,以新編花鼓戲為主,除了《鄉村振興政策好》,還有歌唱黨的扶貧政策的《修房子》,宣傳移風易俗工作的《婚禮新風》,以及傳播優秀傳統文化的《孟子》等。本次演出,也有一些傳統劇目《梁祝》《玉環記》等。新老藝人聯手為觀眾奉獻了一場精彩的鄉村文化盛宴。

孔孟故里山頭花鼓戲——“古戲新唱”歌頌新時代光明日報記者 趙秋麗 李志臣 光明日報通訊員 張長青

《光明日報》( 2019年10月08日 09版)

“山頭花鼓戲”在最興盛時期,曾風靡周邊十幾個縣,盛極一時、聞名遐邇。但由於種種原因,“山頭花鼓戲”後繼乏人,發展堪憂,逐漸走向瀕危。2018年年初,畢業於北京大學的鄒城市委宣傳部幹部孔祥如,在上級統一選派下,來到東山頭村擔任黨支部書記。熱愛傳統文化的他經過調研瞭解,結合群眾意願,申請上級扶持,組織了十餘人的演唱隊伍,著手“山頭花鼓戲”的傳承延續。經過大家辛苦努力,“山頭花鼓戲”實現了向群眾公開演出,並培養出了一批年輕傳人,初步解決了這個關乎長遠發展的關鍵問題。該項工作獲得良好反響,並榮獲“2018年度濟寧市非遺保護十大亮點工作”。

日前,孟子墓所在地山東省鄒城市山頭村舉辦了省級非物質文化遺產——山頭花鼓戲“古戲新唱”迎國慶彙報演出。周邊400餘名群眾知道消息後將東山頭村文化大院擠了個滿滿噹噹。“已經50年沒有聽到過了,很親切,還是小時候那個味兒,聽說又要演花鼓戲,老早就盼著這一天了!”鄰村凰翥村76歲的王書申說。

本次國慶演出,是“山頭花鼓戲”繼5月6日在中斷50餘年首次演出後,今年以來的第二次正式演出。“山頭花鼓戲”發源於鄒城市山頭村,村中居民絕大多數為孔孟後裔,尤以孟姓為多。“山頭花鼓戲”至今已有200餘年曆史,其產生髮展與孟子文化有著不可分割的聯繫。花鼓戲在清代中期傳入當地後,每年在孟子誕辰日前後舉辦的著名古廟會——“山頭會”上,由孟子後裔演唱花鼓戲是必不可少的重點項目。“山頭會”上,周邊數個省份的各界名流所帶來的外地文化、戲劇唱腔與本地儒家文化、鄉土曲藝交流、碰撞,對“山頭花鼓戲”的形成發揮了重大作用,塑造了其獨特的演唱風格,有“九腔十八調”之稱,具有很高的文化藝術價值。孟子文化、山頭古廟會、“山頭花鼓戲”三者可謂交相輝映、相得益彰,相互催發壯大,成為一種難得的文化現象。